手机版
首页 >> 留学>> 正文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

2020-07-12 20:39来源:互联网编辑:小狐

这 是 故 事 盲 盒 的 第 五 篇 文 章

口述:@乔伊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1)

上海的梅雨天潮湿闷热,我和乔伊约在市区的面包店。她穿一件蒸汽波风格印花的T恤,即使在这个有各种奇装异服的城市,她也有让人一眼看到的气质。

她手里拿着一盒新买的油画棒。疫情来临后,她原本的工作纷纷叫停,于是她开始尝试各种新的表达方式。

她入行来自高考选填志愿时的种种偶然,但自此之后,用各种不同方式“表达自己”成了她生活的最重要主题之一。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2)

高考完的夏天,我的人生骤然拐弯。

小时候,我的理想是每一个小孩子都能脱口而出的“当科学家”后来,我对理性逻辑的崇拜一直延伸到青春期,高中选了理科。高考的时候,我一意孤行,志愿只填了几所理工科名校。

我没有小说中的金手指,填志愿时的轻狂并没有换来传奇结果。分数倒是上了理科的一本线,但在我填的几所名校面前都不太够看。根据政策,我需要补填志愿。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3)

剩给我的选项极少,我没什么犹豫就选择了后来的母校,是一所艺术类院校,专业是剧场技术。

这专业两年招一届,我是第三届。第一届的生源更看重面试,选拔标准是表达与沟通能力;第二届的生源来自艺考,选拔标准是才艺;第三届以理科一本线为标准招生,根据学校的说法,更重视逻辑和理性思维

当时,这仍然是一个处于试验中的新兴专业,专业内部不断更换选拔标准,想观察挑选和本专业最适配的人群。

放眼全国,这也是个冷门专业。戏剧市场本身在国内就已经够小众了,普通人对于艺术类院校的认知常常停留在编剧、导演、演员为止。剧场技术?那是什么?

补填志愿时的我当然也不明白。只觉得自己要去当艺术家了—当不成科学家,搞文艺也不错,反正我从小作文写得好。

现在来看,这自然是一个浅薄的门外汉逻辑。但那个夏天,我确实是这样喜滋滋地了我身边的每一个朋友,父母也被我带得喜滋滋起来。所有志愿滑档的考生中,我们可能是最喜滋滋的一个家庭。

我也在理解范围内做了一些小小的准备。我购买人生的第一本剧本:麦克多纳的《枕头人》看了一场舞台剧:《盗墓笔记》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4)

开学后的课表上应有尽有:表演、导演、编剧、灯光设计、音效设计,几乎是本校所有专业课程的大杂烩。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我们是理科生的缘故,还有CAD制图和高等数学。

高等数学学得我非常痛苦,后来才知道这不是一门等闲的课程。在戏剧发展较为成熟的国家地区,剧场有一项专门的技术rigging(吊索)需要攀爬到整个剧场的顶端,计算整个剧场的受力结构,是非常精细的活儿。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5)

但在国内尚不成熟的戏剧圈,不同工种之间的划分没有这么精细,人在圈子里时往往可以有多重身份。大家默认的是,因为我们什么都学,所以我们什么都可以做。

班主任是实在人,开学第一天就告诉我们,我们的学校和戏剧圈子互为表里,会有很多人情关系,大家往往非常年轻就会被种种力量裹挟着开始各类实践。劝我们要懂得适时地拒绝别人,如果可以,还是尽量好好念书。

她所言不虚。相比起综合类大学的学生往往等到大学毕业才算是踏入社会,我们从十八岁进学校的那一天开始,基本就意味着入了行。

在圈内,“冷门”不再是问题。因为相比起外面的大世界,戏剧的圈子本身,已经足够“冷”了。也因为小众,圈子的运作模式近乎老派:人际关系的浓度很高,有先后辈的区分,比起“学生”的身份,年轻的我可能更像是“学徒”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6)

Othello| ©Katrin Ribbe

从大一开始,我就陆陆续续在跟一些话剧项目。我还记得第一次被学姐带着跟组,做的事情是字幕翻译,那时候对一台戏有多复杂一无所知,好在英语不错,做字幕翻译可谓稳妥不出错。演出结束后我生出了强烈的“做成一件事”的成就感。

后来才知道,学姐作为制作人,默默崩溃过许多次。跟组对身体和精神的耐受都是很大的,需要和各种各样的人沟通与打交道。

因为专业学得杂,这几年我也干遍了制作、导演、舞监一系列的活儿,每次需要面对的都是不同的问题。

有时候是调解,每个人对于表演的理解都不一样,有时性格上也容易有冲突,甚至遇到过上台前一天演员罢演的情况。这种时候即使气到发懵,也不得不平静下来去调和矛盾、准备planB,确保演出能够尽可能的正常进行。

有时候是交涉,撑起一台戏的时候免不了要四处找钱、找人,因为年轻脸嫩,被轻视也是常有的事情。不卑不亢地提出合理要求,做起来比听起来要复杂得多。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7)

大学四年,我一开始对于频繁跟组多少有些抗拒,我想要当纯粹的学生,想跟着大部分的同龄人的节奏一起长大。

我们艺术类院校的学生总自恃比同龄人成熟—事实可能也确实如此,但我不羡慕这种快节奏的成长。我想在懵懂的梦里多躺几年。

抗拒归抗拒,别别扭扭着跟了一些组以后,意外发现自己居然做得还不错。也因为学了各个学科的技能,我好像对不同位置上的人都能多一些理解。

总有人会和我说,你好温柔哦。

同龄人的大四是走向世界的门槛,我们没有这样明显的门槛。那些时间节点:升学、考研、毕业,对我们来说并非不重要,但好像不是时间主要的度量衡。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8)

Endstation Sehnsucht

我的时间表是从一个戏到下一个戏这样往下延续的。毕业前是如此,毕业后也是如此。

甚至毕业后的一段时间里,一样没赚到什么钱。甫毕业时我家里已经在劝我,多积攒经验、多与人为善,不要计较报酬。毕竟毕业以后,我仍然是“学徒”的年纪。

我倒也确实是穷开心了一段时间,窘迫的时候险些交不上房租,但也知道有家里做后盾,不会有太大后顾之忧。我还算是幸运,也没有窘迫太久,积累了一定资源以后开始有活儿找上门来。

但我一度有想要尝试别的可能。这些年,我确实眼见一线城市的戏剧市场逐渐成熟逐渐发展,戏剧人听上去却仍然让人产生“不稳定”的危机感。圈外的同龄人每天朝九晚五赚稳定工资的时候,我必须提前考量下一个剧组在哪里。

戏剧又和我的生活捆绑得太紧,我生活中的好友是我工作上的伙伴,反之亦然。我们每天谈论的都是不离其宗的那几样东西,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和圈子外的世界相隔有点远。

那段时间我找了一份媒体公司的实习,并有意推掉了几个找上门来的活儿。那是一家氛围已经相当多元包容的公司,但几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并不适应—实习期工资微薄,我也无法下定决心继续推掉那些来自戏剧好友的工作邀请。我们是熟悉的拍档,情谊深厚,合作无间,那是其他工作中无法获得的东西。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9)

“The Jungle” at San Franciscos Curran Theatre

我又回到了戏剧行业。

今年本来会是稳中向好的一年,我入行几年,正在逐渐习得独当一面。今年的行程表已经安排满了,有三个项目等着我去跟,如果可能,我应该能赚到一些钱。我总觉得作为艺术从业者也该有体面的收入,我对今年本来充满期待。

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疫情期间所有行业都在宣告停摆,大家好像还有“共患难”的互相理解,现在疫情逐渐平息后,影视与戏剧行业仍然迟迟不能复苏,逐渐成了圈内人才能真正领会的苦处。

我开始还天真地感到轻松,想着终于可以名正言顺放一个长假,毕竟接连的跟组工作实在是太苦了。后来逐渐开始明白过来,在乎戏剧的人很少,所以这个行业不会像其他行业一样,在适当的时候缓过来。

我消沉吗?好像也并不。我知道对于真正靠这份工作养家糊口的人来说,这固然是一件无比沉重的事。但我对自己的年轻与生命力有信心。

我已经做好打算,如果春天到来的时候仍然无法开工,我就去咖啡馆或饭店打工,既赚一份薪水,也借此观察生活。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10)

卡门

在戏剧圈浸淫了这些年,不知不觉间也开始有了强烈的意识,深感体验、观察和表达是最重要的事。戏剧是一种方式,但不是唯一的方式。我在努力找到一些新的出口。

通过朋友介绍,我给短写剧本,有时候还被甲方批评没有网感,审美上的差异也让我气恼。但我有了新的观察,即使是很多人觉得土俗的短,里面也蕴含了戏剧的逻辑:节奏、冲突、表现。这种观察让我觉得很愉快,好像自己离真实的世界又靠近了一些。

我自己开始做一些新的艺术探索:摄影、动画、短片。把它们和自己平时思考的议题互相结合起来。创作的过程带来许多新的灵光,而且居然有收获:前不久,我的一个小作品被送选了一个青年影展。

这些尝试也为我带来了一些经济上的收益,使我现在还不必真的去咖啡馆端盘子—但如果过一段时间钱花完了,我可能仍然会毫不犹豫地去打这份工。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疫情来临后(图11)

现在想起来十八岁那次填志愿的冲动,没想到它是以这样的形式改变我的生活的。这并不只是一份行业这么简单,真正重要的是,我开始知道发出自己的声音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作 者 麻 薯

编 辑 麻 薯

设计、排版 译 尹

Epoch意为“新时代、新纪元”也有“历史或生命中的一段时刻”的意思。不论这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这都是一个有故事的时代。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疫情

【拼音】yìqíng【注音】ㄧˋㄑㄧㄥˊ【条目】疫情【引证解释】[epidemicsituation;informationabouttheappraisalofanepidemic]疫病的发生和蔓延疫病的发生和发展情况。如:疫情严重。重大动物疫情是指高致病性禽流感等发病率或者死亡率高的动物疫病突然发生,迅速传播,给养殖业生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危害,以及可能对公众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造成危害的情形,包括特别重大动物疫情。一类动物传染病是指对人畜危害严重、需要采取紧急、严厉的强制预防、控制、扑灭措施的疫病。

网友评论Translation

推荐文章

面对的压力非常大,相信同学们在进入大学之后,逃课去做兼职,会毁了自己的前途
面对的压力非常大,相信同学们在进入大学之后,逃课去做兼职,会毁了自己的前途
高考结束之后,同学们即将要迎来崭新的大学生活。在高中生涯老师总是告诉我们说,现在辛苦些,等到大学之后就可以放松很多。老师之所以这样说是想鼓励我们,因为高中生涯学习枯燥,面对的压力非常大,只有这样能够让
查看详情>>
敲黑板
敲黑板
暑期已经来临,青少年的网络健康又成为了全民家长关心的焦点。暑假期间,学校、老师的少了,青少年接触网络更加便捷、时间大幅增加,再加上自律不足、缺乏社会经验,不懂得保护个人隐私,就更容易沉溺网络不能自拔,
查看详情>>
英国约克大学University,of,部分硕士课程开学时间
英国约克大学University,of,部分硕士课程开学时间
英国约克大学University of York 部分硕士课程开学时间,学校决定为一些最受欢迎的授课型硕士课程,更具灵活性的开学方案。约克大学绝大部分课程将按计划于2020年9月28日开学,部分课程增
查看详情>>
确诊还在增长,哪些大学感染情况最为严重,防疫措施及阻碍,又面临怎样的阻碍
确诊还在增长,哪些大学感染情况最为严重,防疫措施及阻碍,又面临怎样的阻碍
今年美国高校制定秋季开学计划的过程充满纠结,在疫情尚未被控制的情况下就被某普 要求开学,之后又 被ICE要求线下授课,同时 自身推进防疫措施还面临阻碍,总之压力山大。目前很多高校选择更改原先的秋季计划
查看详情>>
东北大学招办主任孙贺认为,平行志愿怎么填更合理
东北大学招办主任孙贺认为,平行志愿怎么填更合理
新华网北京7月30日电 高考“出分”后,志愿填报成为最让考生和家长纠结的话题。该填报什么样的专业?该优先选学校还是优先选择专业?平行志愿怎么填更合理?新高考地区考生该怎么填志愿?一起来听听高校招办主任
查看详情>>
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拾遗物语给这样的作文满分,不就是制度化鼓励不说人话吗?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很多人读后都在感叹:“写的什么玩意。”“实在是读不下去。”我也读了好几遍。读得我直想喷血。用了很多生僻字。用了很多专有名
查看详情>>
刚刚被清华大学录取了,穆棱少年便去工地搬砖,老板,每天给他多加50元工钱当作鼓励
刚刚被清华大学录取了,穆棱少年便去工地搬砖,老板,每天给他多加50元工钱当作鼓励
他来自牡丹江穆棱刚刚被清华大学录取了即将开启一段不一样的人生然而他自己却先开启了一段“不一样的暑假”7月30日,黑龙江穆棱的高三毕业生赵桂宁,获得清华大学高校专项计划招生再加40分政策,最终被清华大学
查看详情>>
关于2020年高明区新市民随迁子女
关于2020年高明区新市民随迁子女
关于2020年高明区新市民随迁子女积分入学入围名单的公示根据《佛山市新市民积分制办法》和《2020年高明区新市民随迁子女积分入学公告》规定,按照区教育局的2020年高明区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可招收积分
查看详情>>
教师资格证考试的报名条件
教师资格证考试的报名条件
距离教师资格证笔试报名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各位备考了吗?悄悄的告诉同学们,云师官网有相关的学习资料哦!考试之前,大家看一下教师资格证考试的报名条件,不满足条件报考的考试成绩可能无效哦~01.年龄要求教师
查看详情>>
填志愿那些事儿
填志愿那些事儿
大学入学后,班上组织了一次班会,辅导员让每个同学都说说自己选择本校的原因。有些同学说是看重了学校的学术氛围,所以第一志愿就选了本校;有的同学是第一志愿没录上,但是在第二、三志愿填报了本校,所以也录取了
查看详情>>
马氏教育网(www.mashiedu.com)| 手机版